當前位置: 主頁 > 小說 > 正文

4399皇室战争:兄妹激情

來源:未知 時間:2018-03-07 19:30

皇室战争2300最强卡组 www.iqdij.icu 《 夜,媽媽的欲望》

《絲襪舅母全》

洞房花燭夜

鳥兒啁啾,晨光普照。

暖暖的日光大方地灑在雪白的被面上,微熱的被窩里,兩個赤身裸體的人側身躺著,緊緊相擁,一臉幸福滿足。

不知過了多久,被身邊緊緊抱著的男人的女孩悠悠醒來,她睜開惺忪睡眼,動了動赤裸白皙的身子,隱約的,她感到下體還有點撕裂般的痛,不過,她很愿意!

百折千回,就在昨天,她終于是他的人了!

不是妹妹,而是,妻子!

她沒想到,向來溫和的他,也會有那么狂野的一面,這也就是作為男人的他,壓抑得太久的緣故吧?

傻瓜!

想到這里,她仰起頭,將柔軟的唇印上了他的嘴角,輕輕地一吻。

隨即,在她腦海里,又浮現出了昨晚那一夜,那真是驚心動魄的一夜!

“冰兒!我想要你!你是我的!”從酒店歸來,一進家門,張瑞就迫不及待地將妹妹抱在懷里,火熱的唇胡亂地在她臉上吻著,輕咬著。

“嗯嗯……哥!我是你的!別在這,進屋好不好?”她雙手環著哥哥的脖子,任由他親吻著自己,摟著自己的大手,不規矩地在自己身上撫摸著。

他們擁吻著進了張瑞的房間。

張瑞將妹妹推到了床上,自己飛快地脫掉了所有衣物,包括內褲!

雖然沒有開燈,四周昏暗,但仰躺在床上的小姑娘還是看見了哥哥胯間的東西,那東西已經很大很硬了,高高翹著,就像大炮。

她知道,那是男人的生殖器!

“冰兒……”他打開臺燈,看著滿臉緋紅的妹妹,即將成為他妻子的人!沒有猶豫,直接上床,壓在了她的身上!

他雙手在妹妹柔軟的身上肆意游走著,嘴唇也如雨點般落到了她的臉上,微熱的男人氣息烘烤著她,使她感到一陣陣的燥熱,很是難耐。

她開始微微動情了!

這時,他的手觸碰到了一片光滑的、細嫩的、美好的東西,他知道那是什么,那是妹妹嬌嫩的肌膚!他的手,已經伸進了妹妹的衣服里!

“冰兒!我要你!我要摸扎,我要看你的奶!”他吻著妹妹,在她耳邊輕輕地說,同時,他一把將她的線衣掀了起來,一直掀到脖子下面,他驚喜地看見,除了線衣,妹妹里面竟然什么也沒穿!白里透紅的上身,沒有一點瑕疵,兩個雪白堅挺的乳房,正微微顫著,好像兩只受驚的小白兔,真是誘人!妹妹的乳頭并不是很大,但明顯,已經硬了,微微挺立著,乳暈自然是少女般的粉紅色,透著處女的象征!

張瑞將一只大手輕輕放在一個柔嫩的乳房上,同時,手微微顫抖了一下。

“哥……”第一次被別人觸碰到最隱秘的小姑娘嬌羞地喚了一聲,她能直接地感受著那只大手的灼灼熱度,仿佛要把她最軟嫩的細肉頓時烤化。

“冰兒……別說話……別說話!讓哥好好看看你!”他極小聲地說,此時此刻,在他眼里,仿佛這一切皆是幻象,只要有一點動靜就都會頃刻消失!

他的眼,緊緊盯著那起起伏伏、白白嫩嫩的肉體,一眨不眨,那真美??!尤其是那高高隆起的雙峰,就像是個香噴噴的饅頭,真想咬一口!

他這么想著,嘴唇真的湊了上去,微微張開,含住葡萄粒大小的乳頭,津津有味地吮吸了起來,如同還沒斷奶的孩提。

“??!哥、哥……我是你妹妹??!我又不是媽!你怎么還吃人家扎???”小姑娘雖然知道這個時候她身上的男人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對自己的雙乳情有獨鐘,但她此刻自己也不知道在說什么,她的第一次,有點陷入意亂情迷了!

張瑞并不理會妹妹的叫喊,他仍是專心致志地含著那已經充血的奶頭,而且還伸出舌頭,像品嘗奶油蛋糕一樣,一下下舔著粉紅色的乳暈,小姑娘另一個肉團也在他有力的大手捏揉之下不斷變著形狀,可轉瞬又恢復了起來,可見,少女的奶彈性就是好!

“冰兒,哥受不了了!哥想要你的全部!哥要跟你做愛!”終于,他放開她的乳頭,抬起頭,他的雙眼已經通紅,里面盡是欲望的大火,不止是眼睛,他的身體也已經變得奇熱無比,即便他現在全身赤裸,啥也沒穿。

他摸著乳房的手,已經緩緩滑到了平坦的小腹,他在那里摸索了一陣,終于找到了她牛仔褲的拉鎖,他哆哆嗦嗦地解開了它,然后他將妹妹的腰部一抬,束縛在腰間的所有布料全部被他輕易退去。

小姑娘突然感到下身驀地一涼,他竟然……竟然脫了自己的內褲!可是隨即,她又感到下體忽地一熱,一根滾燙的、硬硬的東西頂了上來!

粗大的生殖器輕輕摩擦著毛茸茸、軟乎乎的陰部,張瑞閉著眼睛,無意識地挺動著自己的雞子,舒服得簡直恨不能馬上死去,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把那羞于見人的部位拿出來,而且還在自己最愛的妹妹身上不斷摩擦著,他只感覺自己那赤裸裸的龜頭在妹妹柔軟的陰唇上迅速膨脹,迅速變得不能再硬!隨即,一股強烈的尿意不可抑止地從全身襲來,迅速地竄到了龜頭頂端,龜頭驀然一麻,一股乳白色的精液頓時噴涌而出,全部淋在了小姑娘那烏黑濃密的陰毛上!

他射精了!

短短數秒,這一切都來得那樣快,還沒等小姑娘說話,她就感到身上的人劇烈地顫抖一陣,然后就重重地伏在自己身上,不動了。

“冰兒……我愛你!”過了許久,他才抬起頭,很輕很輕地吻著妹妹的唇,完全沒有了剛才的亟不可待,然后他抬起手,慢慢地把掛在妹妹脖子上的線衣也脫了。

現在,兩個人如初生兒一般,赤身裸體的躺在床上。

他抱著妹妹一絲不掛的身子!

“哥……一會兒……你那個東西是不是……是不是要進入冰兒……冰兒的身體?冰兒聽說,那可疼了!冰兒怕!”小姑娘躺在哥哥身下,仰著頭,斷斷續續地說,語氣中滿是處女對變為女人的恐懼。

“傻姑娘!哥會溫柔的!再說一會兒就不疼了!”張瑞笑道,接著他用手輕輕地將妹妹額前的長發撥開,又愛憐地吻了一下她光潔的額頭。

“哥!如果冰兒害怕,今天不要了……行……行不行???”小姑娘有點緊張,還有點少女的矜持。

他聽完,眼里瞬間閃過一絲失望。

“冰兒,哥尊重你,那……咱們睡覺吧!你也累了?!彼崳親琶妹萌崛淼拇槳?,語調很低地說,然后便戀戀不舍地從妹妹身上翻了下來,他伸手將她整個光滑的身體攬了過來,緊緊地抱在懷里,就這么抱著,小姑娘兩個飽滿的乳房貼在胸前,使他感到異樣的溫暖。

“哥,我愛你!”她突然仰起頭,在他嘴邊重重地一吻,然后她伸出小手,抓住他重新硬起來的肉棒,“哥……它是……是第一次讓小姑娘摸么?”

“傻姑娘,當然不是了,這是第二次!”張瑞笑著說,同時感受著細滑的小手緊握著粗硬的生殖器的陣陣溫暖。

“不是第一次!那第一次是誰???什么時候?你是不是趁我沒在家去做壞事了?快說!”她突然將大眼睛睜得大大的,口氣嚴厲,連連逼問著。

現在的她,又是那個霸道的小姑娘了。

“那次啊……我記得好像在醫院,有個叫楚張冰的小笨蛋溫柔地摸過,還摸硬了!”他抬起手,無限寵愛地刮了一下妹妹秀氣的鼻子,沒想到一句玩笑,她就會這么在意,足以見得,他愛的人是多么愛自己!

??!原來是自己,是備皮的那次!

“大壞蛋!那都能硬,我可是你妹妹啊,男人都不是什么好東西!”她害羞地錘了一下哥哥的胸脯,然后竟由拳變掌,溫柔地撫摸他胸前的肌肉,“哥……你是不是很想???以前……以前那個過嗎?”最后,她的聲音越說越小。

“當然了,如果現在換做任何人,我肯定會毫不猶豫地進去?!彼屯泛∶妹玫南麓?,深情款款,“冰兒,讓我……讓我進去吧,哥保證只是進去,再射一次就出來,不會捅破的!”他剛才那欲火焚身的感覺又要席卷重來,所以他不想放過任何一次機會。

“那……那就不會疼了嗎?哥,其實冰兒……冰兒并不是害怕,就是還沒準備好!如果只是進去試試,也可以的!”小姑娘將頭低低埋在哥哥懷里,聲如蚊哼地說。

得到了妹妹的允許,他便迫不及待地翻了個身,重新將她壓在身下,嘴唇又如饑似渴地吻著她嫩滑的臉蛋, 大手也攀上了她的胸前,揉著那驕傲的乳房,指尖興奮地捻著小巧玲瓏的乳頭,愛不釋手。

一只手已經撫到了胯間,摸著了那還是濕乎乎,粘著自己精液的陰毛,隨著自己的觸碰,他明顯地感到,身下嬌軀輕微地一顫,他在心里輕笑,看來他的妹妹,果然是含苞待放的處女!

“冰兒,謝謝你!謝謝你給了我你一切寶貴的東西,這樣愛我!”他微微抬頭,看著那張近在咫尺的俏臉,深情地說,同時,放在妹妹身下的手也加重了力道,手掌來回摩擦著那團軟軟的陰毛。

“知道就好!所以哥,以后一定要好好愛冰兒,決不能再不要冰兒了,好嗎?”看來小姑娘很喜歡這樣溫柔的撫摸,她不知不覺地便張開了大腿,將整個粉嫩的陰部都露了出來,這樣,那只大手便更可以暢通無阻了。

“丫頭,給我吧,讓哥做你真正的男人好不好?我愛你!”他先是低頭吻了吻妹妹的唇,然后放在她陰毛上的手緩緩離開,抓住了自己已經無比堅硬的生殖器,將紫紅的龜頭對準了妹妹還是緊閉著的陰道口,輕輕摩擦幾下,然后看準時機,往前一挺,粗硬的陰莖就這樣一下子沒入到了妹妹的身體里!

他進去了!

它進來了!

妹妹的身體真是極品!陰道又軟又緊,熱乎乎的,完全包裹著粗大的龜頭,他只進了一點就不動了,因為他在拼命忍住又要射精的沖動,拼命享受自己還沒感受過的美好!

畢竟是處女,隨著那硬硬的東西的進入,小姑娘便馬上夾緊了大腿,緊張地將哥哥整個身子都抱住了。

“哥……我怕!”

他沒有說話,而是將手慢慢向下游走,輕輕地揉著她柔嫩的屁股,光潔的大腿。

就在這時,他猛地將腰部一沉,粗硬的生殖器一下子又插進一半,停在了處女膜的前端,觸碰著它。

“冰兒!哥來了!”關鍵時刻,他緊緊地吻住了妹妹的唇,用力地抱著她,之后就聽見她一聲無比凄厲的叫聲,眼淚,瞬間滑落!

他,終于占有了她,他的雞巴,終于全部進去了!直抵子宮!

“楚張瑞,你快給我出來!我不玩了!你他媽的,你騙我!疼死我了!”她哭著說,雪白的身子在床上激烈地扭動著,就像蚯蚓。

“冰兒聽話,早晚都會有這一天的,忍忍就好了!”他像小時候一樣哄著她,同時抱著的她的大手也在溫柔地撫著她光滑的背,

不知道這句話是讓她覺著安心,還是別的什么,總之,她真的安靜了下來,白凈的身體硬挺挺躺在床上,摟著哥哥。

他見妹妹如此,大感欣慰,他抬起頭,輕舔著妹妹臉上的斑斑淚痕,甚是心疼,然后他就開始試探性地動了動下體,將雞子微微拔出來一點,離開了子宮。

“疼么?”張瑞左手環著妹妹的脖子,另一只手則攀上了她的胸前,在乳房上溫柔徘徊,之后,又低頭吻了吻她越發泛白的唇。

“嗯!”女孩委委屈屈,誠實點頭,“哥……冰兒喜歡……你摸人家喳……再用點力好嗎?好舒服的!”不知怎么,她真的很喜歡那只大手放在自己乳房上的感覺和溫度,就好像全身都麻了一樣,這種感覺,居然讓她有點忘了破瓜之痛,即便那真的很疼。

聽見這話,張瑞甚是喜出望外,大感大喜,他不知不覺地便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在白白滑滑的肉團上肆意捏揉著,同時,他也沒忘抽動著下體,很慢很慢,很輕很輕,只讓堅硬的肉棒輕輕摩擦著那嫩滑的肉壁。

畢竟是處男處女,畢竟洞房花燭,第一次,哪里受過這樣刺激?沒過多久,床上的兩個人身體都感受到了空前的快意,這快意,完全使女孩將剛才的疼痛忘卻到了九霄云外,她暢快地大叫一聲,陰道里也收縮得厲害,隨即,一股熱熱的液體從子宮里噴涌而出,全部都澆淋在了那赤裸裸的龜頭上!

她迎來了平生第一次高潮!

與此同時,女孩也感到了身體里的硬物在子宮上猛然挑動了幾下,隨即,一股股滾燙的精液也奔騰而出,一滴不剩地射入自己的花蕊上。

他足足射了半分鐘!

“冰兒……”射完精,張瑞終于軟軟地趴在妹妹身上,一動不動。

“哥!”女孩看著棚頂,也是有氣無力地喚了一聲,而且十分溫柔。

“喜歡這樣嗎?”張瑞把頭往下挪了挪,將臉埋在妹妹的乳溝里,輕輕蹭著,并且還伸出舌頭,舔著還帶著汗水的奶子。

“哼!還說呢,剛才差點沒疼死我!”張冰把手放到哥哥的頭上,溫柔地撫著他毛茸茸的短發,“不過……后來很舒服,真的很舒服!”

不知不覺,他的陰莖逐漸變軟,慢慢地滑出了妹妹的陰道,還帶著一絲紅白相間的粘液。

張瑞戀戀不舍地從妹妹身上爬起來,他拿過自己的內褲,又輕輕地分開妹妹的大腿,然后便開始小心翼翼地擦拭著那有些紅腫的陰部,撫著變得凌亂的陰毛。

“還疼嗎?”擦畢,他重新躺回床上,把妹妹的小腦袋攬了過來,摟在懷里。

“嗯……還有……還有點!”她將整個小臉緊緊貼在哥哥胸前,有點不好意思地說,然后她又忍不住地伸出手,抓住他軟綿綿的肉棒,輕輕握著,“哥,冰兒好困,想睡覺!”

“睡吧!”張瑞低頭吻著妹妹柔滑的發絲,也是有氣無力地應了一聲,然后他也很快合上了疲倦的雙眼……

這一刻,兄妹倆終于相擁而眠,終于,有了夫妻之實!

“醒這么早?”一聲輕喚,打斷了女孩的回憶。

小姑娘沒有說話,而是將赤裸裸的身子在被窩里動了動,緊緊地貼著哥哥,溫熱的陰唇觸碰著他開始發硬的肉棒。

“才睡醒它怎么就……就這樣?是不是又想欺負我?”畢竟是處女,雖然昨晚已經經歷了云雨之歡,但當她感到那根雞子的火熱,她仍是會不好意思,會羞澀。

“傻姑娘,這叫晨勃,每個正常男人早晨睡醒,雞子都會硬的,再說……”張瑞壞笑著,然后就立即翻過身,將妹妹柔軟的身子壓在下面,手也是很快地落到了她的胸前,開始慢慢地摸著妹妹的乳房?!澳鞘允圓瘓橢懶??”

“??!大壞蛋!”張冰完全沒想到,沒想到他會這樣急切,不過她也沒有任何不愿意,反而還分開了大腿,露出黑漆漆的陰毛,她想讓他進去,給她所有的愛!“不怪人家都說,男人就是用下面思考的動物,看來真是!”說著,她還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那你下面還疼么?”張瑞低下頭,吻著妹妹的唇,然后他掀開被子,讓兩具赤條條的身體全部暴露在空氣中。

女孩激烈地回應著哥哥,同時她感受著一只大手在自己乳房上肆意撫摸著,與此同時,張冰也把小手向下面伸去,握住大雞子,輕輕而并不熟練地套弄著,執行著一個妻子的義務。

“冰兒,你摸得哥真舒服!”張瑞輕吻了一下妹妹粉嫩的乳頭,夸贊道,“冰兒,讓哥好好享受享受你的奶子吧,我想乳交!”

“??!那是什么呀?”不知道是此刻的激情讓她渾身發熱,還是那句沒聽說過的事情讓她羞紅了臉,總之,她仰著頭,面若桃花地問著哥哥,大眼睛里滿是好奇,“會疼嗎?”

“傻姑娘!”張瑞完全被妹妹這副純真的模樣逗笑了,他從妹妹白雪雪的身上爬了起來,挺著雞子,又騎坐到妹妹的乳房的下面,將硬硬的雞子放到了乳溝里,同時雙手抓著奶子,用力地向中間擠壓,蹭著雞巴。

“啊,哥……你這是干什么呀!再用點力,人家的喳喳好得勁??!”清純的處女哪見過這樣的陣勢,她一邊感受著哥哥的大手抓著乳 房的力道和熱度,還有奶子和哥哥的肉棒最直接的摩擦,一邊控制不住地大叫了起來,聲音嬌媚。

張瑞也沒有想到,一向保守的妹妹會有這樣的反應,會這么喜歡,于是他更加無所顧忌了起來,大力地在愛人的乳房之間來回蹭著,讓硬得已經紫紅的龜頭摩擦著妹妹柔軟的乳肉。

“冰兒……知道嗎?每次哥在自己手淫的時候,想的都是你的奶子!想著用你的奶子夾著哥的雞子,今天終于夢想成真了,啊……太舒服了!”終于,肉與肉最直接的接觸讓女孩身上的男人再也忍不住發出一聲嘆息,隨后,那根乳房中間的肉棒便不由自主地跳動了幾下,大股大股的白色精液一下子奔騰而出,全部射在了少女的胸前,甚至還有幾滴到了下巴上!

“什么奶子???這么難聽!”平躺在床上的女孩抬起手,摸了摸身上還是熱乎乎的精液,嘀咕了一句。

雖然嘴上是這么說,但她聽見哥哥說出那些粗話的時候,她心里卻有一種莫名的興奮。

“冰兒,做愛是人類最原始的行為和生理需要,哥故意這么說你不覺得更刺激么?”射了一次,他耷拉著軟塌塌的雞巴又趴回到妹妹的身上,把臉埋進妹妹雪白的脖子里,大手仍然握著一個乳房,溫柔地摸著。

“嗯!是……是有點!”下體感受著哥哥的寶貝的火熱,誠實的女孩實話實說,“對了,哥!昨天你都射在人家的身體里了,那人家會不會懷孕???”

“那你想給哥生個寶寶嗎?”張瑞低下頭,開始吃喳,嘴唇胡亂地吻咬著妹妹嬌軟的乳房。

“想!”女孩不假思索地說,語氣堅定,她想有個只屬于他們的孩子,可以像現在,她的愛人這樣,大口大口地允吸著自己的奶子,讓自己充足的乳汁源源不斷涌入她的寶貝那張小嘴里,那一定很幸福,屬于一個母親的幸福,只屬于她楚張冰!

“那我們再來個錦上添花好不好?”張瑞欣喜若狂,他沒想到妹妹僅僅剛回到家一天,就把她最寶貴的身體給了自己,心甘情愿地和他上了床,做了愛,而且竟比他還著急地想要懷孕,給他生孩子,可見,他們的愛是多么濃烈!

張瑞伏在妹妹的身上動了一下,調整一下自己的姿勢,然后他把摸著乳房的那只手向下面伸去,抓著自己又硬起來的生殖器,將其準確地對準了妹妹的陰道口,細軟而微微潮濕的陰毛輕輕蹭著堅硬的龜頭,他知道,妹妹也開始動情了,于是他不想有片刻的停頓,立即提槍上馬,將雞子一下子插進妹妹濕潤軟滑的陰道里。

“噢……”被哥哥的命根子再一次的進去自己的身體,完全沒有了昨晚做愛時那般皮開肉綻的疼痛,只有充實和滿漲感,這種感覺是直接和他的結合處,通過那根陰莖傳入自己全身的每個細胞,每根毛細血管,然后再由這些組織聚集在一起,讓她從嘴里發出一聲前所未有的滿足呻吟。

“是不是很舒服?”張瑞見妹妹一點都沒有痛苦的表現,他便開始放心大膽地挺動起來了屁股,讓肉棒暢通無阻地在妹妹的陰道里進進出出,兩個卵蛋更是甩動得厲害,大力地撞擊著張冰雪白的屁股溝。

“哥,你的那個……怎么那么大???以前……以前冰兒聽說……男人的那個越大,做……做愛的時候女人的里面就越舒服……今天……今天冰兒真是領教了!??!又到子宮了!”張瑞劇烈地抽插完全使他身下的女孩陷入意亂情迷的狀態,白里透紅的肉體在床上激烈地扭動著,兩條光潔修長的大腿一會分開兩側,在空中胡亂地踢騰著,一會又向中間盤起,緊緊地夾著哥哥的腰部,仿佛稍不小心,自己身體里的那根陰莖就會抽離出去。

“冰兒,哥有點累了,換你在上面好不好?”其實他精力充沛,他就是想仰視著妹妹,想看著妹妹的兩個乳房在自己眼前不斷跳躍的美景。

張瑞沒有拔出陰莖,而是抱著妹妹的身體直接翻個身,讓妹妹伏在自己的身上,柔軟的奶子貼在胸前。

性愛真是無師自通的事情,即便對一個剛剛破處的清純少女,剛才還是平躺在床上,享受激情的她突然感到身體里的肉棒停了下來,她頓時覺得一陣空落落的,好像真的又和她心愛的人分離了一樣,不過很快,她就有模有樣地學著哥哥,自己抬起了白嫩的屁股蛋兒,再慢慢地坐了下去,讓自己粉粉嫩嫩的屄眼再一次感受著與那個硬東西的摩擦,快感很快地又卷土重來。

“老公,你的那個真硬,人家里面真舒服!老公!你舒服嗎?”她小臉粉紅,滿是對性愛滿足的春潮,然后她低下頭,用著熱乎乎、軟乎乎的唇瓣熱情地親吻著她的哥哥,她的男人。

“我也舒服,冰兒,你的……你的屄真緊!”柔柔順順的烏黑長發全部披散下來,凌亂地落在他的臉上,他覺得癢癢的,張瑞把手放到下面,來回愛撫著妹妹溫暖光滑的屁股,“冰兒,坐起來,哥想看著你的奶子跳舞!”

張冰聽話地坐起身,白玉般的胳膊扶著哥哥的胸膛,越發用力地挺動著陰部,兩個人的陰毛不斷摩擦著,沾滿了對方的愛液,她發現了,自己越賣力地動著屁股,從子宮里傳來的陣陣快感就越發地強烈,越發地勢不可擋,自己身體里的陰莖也就越發堅硬、火熱!

終于,張瑞看著妹妹胸前不停舞動的雪白乳房,他突然覺得龜頭酥麻,一股全然不能抗拒的快意從渾身傳到雞巴的頂端,他飛快地坐起來,一只手準確無誤地抓住妹妹圓潤的奶子,使勁兒地揉搓著,嘴也是迅速含住了妹妹的另一個嫣紅乳頭,嘖嘖有聲吸吮著,也就在這時,他的龜頭沒有一點縫隙地頂到妹妹陰道的盡頭,與同時到了高潮的妹妹一起射了精!

濃濃的精液再一次全部射進了張冰的子宮!

做完愛,兩個年輕人在大床上無力地擁抱著對方汗津津的身體,全心全意地享受性高潮的快樂和舒暢,張冰垂著長發,將小腦袋搭在哥哥的肩頭,雙頰桃紅,靜靜地笑著,那是一抹已為人妻的幸福微笑。

“冰兒?”張瑞的大手無意識地撫著妹妹白白嫩嫩的后背,輕喚了一聲。

“嗯?”語氣溫柔。

“冰兒!我們……我們結婚吧!嫁給我好不好?”他無比真誠地說,同時他感到自己的雞子漸漸軟了下來,正在如長蟲一樣,滑出了妹妹還是熱乎乎的陰道。

她聽完,先是一愣,有些不敢相信,然后巨大的甜蜜感和幸福感涌上心頭,他終于向自己求婚了!而且還是在這充滿激情的清晨,陽光明媚,兩個人都把自己的身體完完全全給了彼此的清晨,愛意四溢!

“才不要!”她坐直了身子,將雪白的乳房離開了哥哥的胸前,撅著嘴看著他,雖然心里已經樂得翻江倒海了,但她還是口是心非地說,誰讓他都想不要自己了?哼!

“為什么???”他伸手把妹妹一縷垂在眼前的長發撥開,好讓她看清自己認真和緊張的神情,也許是從沒向女孩表白過,剛才他聽見妹妹的拒絕,他真的害怕了,很害怕,他還想和妹妹天天做愛,想每晚摟著她柔軟的身體睡覺,想睡覺時摸著妹妹細滑的奶子,現在,剛剛體驗到了性愛的美妙的他真的一刻也離不開妹妹了!但是,這也讓他沒有抓住妹妹眼里那抹不可掩飾的戲弄笑意,和忘記了剛剛他們還是那樣激情做愛的事實。

“哪有人這樣求婚的!空口說白話???一點誠意都沒有,雖說大早晨的鮮花和燭光晚餐讓你去整有點困難,但是戒指呢,戒指??!你總該早點準備吧?求婚大事豈能說說罷了?那你既然都說出來了,可是拿不出戒指,那你今后的一年都不準碰我!我不和你玩了!聽見沒有?”說著,她一甩烏黑長發,抬起赤裸裸的身子,作勢要走,以免被他看穿馬上就要忍不住的笑噴表情,在挪動大腿的時候,她突然感到雙腿之間一片黏黏的冰涼,她下意識去看,便看見一股白濁的粘液正從自己亂蓬蓬的陰毛里面緩緩地流淌出來,一直流到了大腿內側,雖然有點不舒服,但她卻沒有去擦拭,她舍不得!因為那是他們互相愛著對方的最好見證,她的愛人給自己最濃烈的愛的精華,他們的子子孫孫!

現在,別說讓他一年不準碰她,就是今天晚上不和哥哥一被窩睡覺,讓他摟著自己溫暖光滑的裸體,睡覺前不像剛才那樣做愛,他不猛烈地在自己身體里射精,自己都無法想象漫漫長夜要如何度過,做愛,真的就像毒品一樣,一旦找對了人,身臨其境地體驗了,就完全無法自拔,張冰心里甜甜地想。

本來以為他會拉住自己,不讓自己性感柔軟的身體離開他的懷抱,可是他卻翻過身,伸手拉開床頭柜的抽屜,在里面準確無誤地摸出了一件東西,握在手心里,然后他翻身下床,單膝跪地,跪在他的女皇面前,她看見,他那條軟軟卻很大的雞巴和睪丸正在胯間微微搖晃著,仿佛在和它的主人一起俯首稱臣,臣服他們的女皇的絕世美貌之下。他將手心緩緩攤開,一個精致美觀的小盒子呈現在了兄妹倆的面前。

“媳婦,嫁給我!我再也不讓你離開我了!我愛你!”坐在床上全身赤裸的女孩,看見她面前的愛人用手輕輕打開小盒子,一顆及其炫目的銀白鉆戒正炫耀地端坐盒子中央,閃閃發光!張冰驚訝地捂住了嘴巴,大眼睛里旋即盈滿了喜極而泣的淚水!

她就這樣呆呆地坐了好一會兒,呆呆地凝望著她的男人舉著那枚屬于她的鉆戒,過了許久,她把赤裸裸的身子探了過去,投入了哥哥的懷抱,兩個飽滿的喳喳緊緊貼著他火熱的胸膛,她歪著頭,軟軟柔滑的嘴唇更是勢不可擋地吻住了他,四片火熱渴望激情的唇再次瘋狂地旋轉著,交纏著!

在激吻中,張冰把他拉了起來,她躺回床上,將哥哥拉到了自己的身上,她毫不意外地發現,他的生殖器,又硬了!

這一次,沒有多余的前戲,張冰把手直接伸到下面,抓住他的雞巴,輕而易舉地就往自己的陰道里塞了進去!

雞巴又傳來了那溫暖的觸感,頓時與外界的冰涼完全隔離,張瑞舒服地吸著氣,很快就將陰莖動了起來,發揮它最大最猛的威力,他知道,這也正是妹妹想要的。

做愛時,讓女人舒服,永遠是好男人的天職!

畢竟之前做了兩次,射了兩次,這一次,隨著大床的吱吱作響,和張冰一聲聲的控制不住快樂呻吟,張瑞一邊摸著妹妹嬌軟鮮嫩的奶子,一邊第三次將精液射進妹妹的子宮!同時第三次把妹妹送入了交歡的頂峰。

她又到了性高潮!

“你累嗎?”等哥哥射精完畢,動也不動地趴在自己身上,張冰溫柔地問著他。

“嗯,是有點……”大手隨意地放在妹妹的乳房上,張瑞無力地回了一句,現在他真的有種精疲力盡的感覺,做愛是很舒服,那是和心愛的人一起攀上云端的極樂體驗,但是一早晨就射了三次,陰莖軟了又硬,硬了又軟,他真的有點還是受不了,畢竟他也不是鐵人。

“那你先睡一會吧,我去把咱家戶口本拿出來,再準備準備,哎!人事局是不是8點上班???”還沒說完,她就感覺身體里的那個東西沒有一點硬度地滑了出去,她再低頭一看自己身上的男人已經沉沉昏睡過去,他真的累了!這么想著,她便抬起手,輕輕把哥哥推了下去,之后,她坐起來,拿過被子蓋在他的身上,最后,女孩又忍不住伏下頭,在她愛人嘴邊清純地吻了吻,“哥,我愛你!”

現在,不光愛你的無微不至,更愛你的身體,要行動給我實際的愛!她在心里輕聲說。

【完】

20495字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