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小說 > 正文

皇室战争破解版盒子:紀委主任的熟女老婆

來源:未知 時間:2018-12-12 23:09

皇室战争2300最强卡组 www.iqdij.icu 《 熟女按摩師》

《熟女肉欲》

陳風,20歲,是一名孤兒,但卻繼承了父母死后留下的遺產,成為了一家資產數十億的房地產公司老板。由于從小缺少母愛,使得他自小就對成熟女性感興趣,在成年

后更是發展到特別喜歡人妻熟婦。由于長相帥氣,更兼陽物神勇,天賦異稟,憑借著自己上市公司老總身份和數十億的財產,公司多數熟婦人妻早已成為他的胯下之臣,任

他奸淫玩弄。在奸淫公司多數熟婦之后,他在一個巧合的情況下,和稅務局局長淫蕩的熟婦于莉莉干上了。因此,陳風更是迷上了哪些貴婦熟女。

近期,由于陳氏房地產開發公司在用地審批方面出現了麻煩,需要國土局審批手續,因此陳風就邀請了市紀委江主任來打通關系。

「江主任,我陳風啊,晚上有時間嗎?我想請您吃個便飯」。電話那邊一番推遲,也就答應了那好,晚上6點半川府等您,陳風知道江主任喜歡吃辣特意訂了四川菜館。

陳風又仔細捋順下思緒,到了傍晚,司機駕車將他送到了川府。

陳風進了包房,先點了幾樣,比約定的時間過了一點,江主任才到。陳風懂得這是官場的規矩,也不在意,滿面含笑請他入座。寒暄片刻,酒菜送了上來,陳風頻頻舉

杯,屢屢勸酒,不一會,江主任就有了醉意。

剛想切入正題,江主任的手機響了起來,好像有個人要來找他,他雖不愿意卻擰不過,只好答應了。接完電話,江主任有些尷尬的說,是我內人,偏要來找我,說要當

面謝謝你。

陳風趕緊賠笑,嫂夫人要來那最好了,小弟也好認識認識。

不一會,有人推開包房門。陳風抬頭一看,一個穿戴時尚的美艷婦人走了進來,奶白色的塑身毛衫酥胸高聳,披著條粉色的披肩,紅黑相間的百褶短裙掩不住高翹的肥

臀,過膝的長筒皮靴越發顯得雙腿修長,要命的是這婦人竟然穿著薄絲褲襪,短裙和皮靴之間黑絲隱約透著雪白的大腿。

陳風起身讓婦人上坐,江主任介紹說,這是內人胡玫,婦人瞪了江一眼,笑著說,陳總,我女兒學費的事先得謝謝你,聽說您年輕有為,早就想見見,剛才去做瑜伽,

才來的晚了一些,說話間眼波流傳,實是風情無限。

客套話講完,三人繼續用餐,胡玫倒是好酒量,推杯換盞,跟陳風斗起酒來,到顯得江主任有些多余了。陳風偷空仔細打量下了這婦人,胡玫容貌其實稍遜于莉莉半酬

但也是上乘之姿,少了些雍容,卻勝在多了份風騷,嘴唇有些厚,但十分性感誘人。

談笑間陳風才知道她原本是省里小有名氣的女中音,后來歌舞團改制成演藝集團后領了份閑職,做了幾次生意也都沒成功,反到賠了些錢。

陳風惦記著正事,找個時機向江主任問到,老哥,我上次問您的事怎么樣?

江主任想了想,剛要回答,胡玫搶過話頭說,不就王市長的事嗎?上邊有專案組在查他,他夠嗆了。江主任咳嗽了一聲,她卻毫不理會,繼續說,陳總,你也小心點,

有人舉報你和稅務局的于莉莉有不正常的關系。江主任見事已至此,只好說到,這些事還沒定案,你還是早做些準備吧。

陳風面不改色,笑著說,這都是小人惡語中傷,沒有的事。心中暗自琢磨,怎生把自己和于莉莉從這案子里摘出來?這江主任職務雖不高,卻很有用,紀委的動向他都

清楚,再有這么個老婆,控制他不難,想畢從懷里掏出支票簿,寫了張三十萬的現金支票,放在桌上,對胡玫說,嫂子,這是小弟的一點意思,謝謝嫂子這么幫忙。江主任

還要推脫,胡玫卻眉開眼笑一把搶了過去,絲毫沒把丈夫放在眼里。

陳風對女人極為在行,早看透徹,江主任雖未年老,氣色卻不太好,頭頂已見白發,胡玫卻是眉宇間盡是春意,顯然在床上無法滿足老婆才這么懼內,只要走胡玫的門

路,再想知道什么消息就容易多了,而且這美婦也非常撩人,胯下的巨龍蠢蠢欲動,拿定主意,又說到,嫂子,小弟要成立一家娛樂公司,卻苦于不通門道,既然嫂子是演

藝界的人,想請您給幫幫忙,策劃策劃,改天能不能到我公司談談?

胡玫聽了大喜,連聲說好,定了后天。三人又喝了幾杯,胡玫人逢喜事,提出去KTV,陳風也不拒絕,江主任雖酒意上涌但不敢反對。當下在美麗會訂了個VIP,

準備離去,下樓時,陳風走在后面,看了看江主任,狠狠盯了眼胡玫扭動的細腰豐臀,心中暗道,老子兩天掏出去一百萬,我要不把你老婆肏得叫親爹,就對不起那些鈔票。

三人坐上胡玫的本田車,來到了富豪KTV ,剛走到VIP包的門口,碰見了也在這里玩樂的省委組織部的王處長,他與陳風和江主任也都相熟,又都在酒興上,就一同

進了包房。

美麗會的經理知道陳風來了,立刻前來招呼,胡玫大感有面子,也不客氣,點了幾瓶洋酒,又喝又唱起來。江主任則與王處長攀談甚歡,陳風只是坐著聽胡玫唱歌,心

想著婦人嗓子倒是不錯,不知叫起床來如何。

大家喝了一陣,陳風對胡玫大獻殷勤,恭維她歌唱得好,人也漂亮性感,美婦七分醉意三分得意,只覺得這年輕男子說不出的可愛。

這時王處長要回自己的包房,還有幾個領導在,江主任趕忙要求去敬幾杯酒。

陳風卻婉言謝絕了,胡玫見丈夫已然醉了,也懶得理他,任他去了,只顧跟陳風說笑。

二人玩了幾把骰子,又喝了兩杯,偌大的包房就只有兩人,這時音響放起了慢曲,胡玫來了興致,拉起陳風讓他陪著跳舞,陳風順手將燈光調暗了一點,攬住婦人的蛇

腰,跳起慢步。

昏黃的燈光,婉轉的樂曲,房內的氣氛越加曖昧,婦人的挺聳的乳房緊貼著男人的胸膛,彈力十足,陳風胯下的陽具早已硬了起來,頂在胡玫柔軟的小腹。低頭一看,

美婦雙眼緊閉,滿面緋紅,紅唇微啟,竟是十分享受,膽子大了起來,附在腰上的手向下滑去,按在豐腴的臀瓣上,輕輕撫摸,只覺得又圓又軟,很是享受。

胡玫靠在男人懷里,年輕的男子氣息直撲入鼻,春心蕩漾,只覺得小腹下一個碩大的東西躍躍而動,比自己丈夫那東西不知大了幾倍,面紅心跳,蜜穴竟已濕了。

一支舞曲結束,陳風擁著婦人坐到沙發的角落里,剛想更進一步,胡玫卻讓他陪她合唱首知心愛人,陳風只好依她左臂環住婦人,應付了幾句,摟著這么個尤物,哪有

心情唱歌?左手悄悄下滑,伸進了短裙里,將嘴湊到婦人耳邊,輕吻著耳珠,美婦早已情動,任他挑逗,男人更加放心,右手直接握住了一只高聳的乳房,隔著衣服揉搓起

來,左手摸進褲襪,沿著臀溝,直抵泥濘不堪的小穴,婦人此時唱的歌斷斷續續不成音調,倒像是在叫床一般,男人的手指不斷撥弄肥嫩的花瓣,淫液像洪水般流了出來。

忽然包房的門被推了開,卻是江主任回來了,二人大驚,連忙分開,陳風伸在胡玫裙內的左手可沒來得及拿出,胡玫身子向后一靠,屁股一沉,小穴剛好套住兩根手指,

插了進去,爽的婦人啊的一聲。

只見江主任步履踉蹌,嘴里不知嘟囔些什么,一頭倒在沙發上,醉死過去,哪知道自己老婆的小穴里還有兩根指頭。

陳風看了一會,見江主任不省人事,手指又動了起來,胡玫淫性大發,扭著細腰,上下套動,短裙幾乎提到腰上,黑絲長靴,兩條美腿不住絞動,陳風哪還受得了,拉

起婦人,鉆進了包房內的洗手間。

反鎖上門,陳風掀起美婦的裙子,拉下褲襪和三角褲,把肥白粉嫩的豐臀高高翹起,掏出巨龍,龍頭頂著濕漉漉的蜜唇,婦人嘴里叫著,不要……不要,我是你嫂子啊,

大屁股卻用力向后頂去,撲的一聲,鵝蛋大小的龍頭分開花瓣,插了進去,胡玫哪里被這樣的神物插過,舒服得六神無主。陳風見這騷貨女兒都十七了,小穴依然緊窄,待

要鼓勁全部插入,忽聽有人拉洗手間的門,大吃一驚,巨龍從美穴里拔了出來。

只聽江主任在外喊著,老婆,老婆,你在里面嗎?原來他醒來見房內無人,便來尋了。

胡玫定了定神,提上褲襪,懊惱不已,心說老娘正爽得很,卻被這死鬼攪了,讓陳風躲在門后,走了出去。架著丈夫,下樓去了。

過了會陳風才走出包房,結了帳,回到新世界的別墅。

?這天,陳風正在辦公室操著一個趴在辦公桌上,上身衣服散開,下身裙子掀起在腰上,蕾絲小內褲掛在腿彎的熟婦,正是于莉莉。手機響了起來,接通,秘書甜美的

嗓音傳了進來。陳總,有一位叫胡玫的女士來公司找您,說與您有約。正在等您。

陳風記起,這是紀委江主任的老婆,上次插進去半截那騷婦,于是告訴秘書馬上回去。心想,我上不了于莉莉可不能放過這娘們,送上門的肥肉焉有不吃之理?花她老

公身上的一百萬可不能白花。跟于莉莉告了別,不讓于莉莉的司機送他,自己叫了計程車,往公司回了。

陳氏大廈的接待室,胡玫正有些無聊,心想陳風怎么還不回來?秘書端著杯咖啡走了進來。胡女士,請您稍等一會,我們董事長馬上就回來了。

放下咖啡,轉身離開。喝了口咖啡,胡玫既高興又有些緊張,上次在富豪跟陳風勾搭成奸,雖未真正銷魂,那根巨龍也只插進一半,但那舒爽的感覺卻讓她朝思暮想。

那日被丈夫撞散了好事,回到家欲火焚身,自己好一陣手淫方才了事。這陳風年輕英俊,又多金大方,更有個讓女人欲仙欲死的神物,實在是做情人的首選。只是自己年紀

大他許多,剛在公司里見到幾位女子,那位姓方的助理,剛才那女秘書,還有那個冷艷的女郎,個個都是美人坯子。轉念又想,自己也是個美人,又不比她們差。見接待室

里有面落地鏡,趕緊站到鏡子前面。這婦人今日來赴約前特意精心打扮,穿了一件米色修身包臀裙,將高聳的乳房,纖細的腰肢,肥翹的圓臀顯露無疑,胡玫知道自己有雙

美腿,素來喜歡穿短裙長靴,今天也是,黑色的漁網絲襪映襯得修長渾圓的大腿分外誘人,及膝的薄靴時尚前衛,比起二十多歲的時髦女郎也不遑多讓。胡玫在鏡前左看看

右看看,確信哪個男人見了自己都會動心,這才作罷。

沒幾分鐘,陳風回到公司,下了電梯,正碰上熟婦方助理,熟婦瞪了男人一眼,沒好氣的說,那位江太太在等你,注意,是江太太!男人笑著在方助理臉上擰了一下,

也不著惱,徑直回到辦公室,撥了秘書室的電話,吩咐秘書把胡玫領來。

片刻,二人即至。秘書給男人倒了杯水,轉身回秘書室了。

胡玫打量下陳風的辦公室,典雅而不奢華,沒一點暴發戶的樣子,嬌笑著對男人說,幾天沒見,把嫂子忘啦?

陳風見這美婦打扮得如此風騷,心想,江主任,這可怪不得我,你娶了這么個老婆,我不給你戴綠帽子也會有別人戴,小弟我就勉為其難吧。也不客氣,走到胡玫近前,

摟住美婦,輕聲說,嫂子如此風情,小弟怎能忘記?

胡玫沒想到這男人這樣直接,自己總不能顯得如此容易上手,雙手推在男人的胸膛上,嬌叫著,李總,不能這樣,上次我們是喝醉了,算不得數,我來是跟你談正事的!

陳風心里暗罵,這騷貨還裝模作樣,老子一會就肏得你亂叫,嘴上卻甜言蜜語,還不是嫂子太迷人,小弟哪里把持的住,不就是我要成立娛樂公司的事嘛?

我自然給嫂子留個位置,你放心就是,就把本市的業務都給嫂子如何?邊說著雙手加緊在胡玫身上摸索。

胡玫本就是欲拒還迎,聽了陳風這話更是喜不自勝,男人在她乳房豐臀一陣撫摸,氣就喘不勻了,卻仍嘴硬。陳風有些煩了,直接將胡玫按到了沙發上。美婦見男人要

動真的,倒有些急了,說道,這……這是你辦公室啊,我……我跟你出去開房還不行嗎?唔……原來卻是被男人吻住了嘴,作不得聲了。

男人的手順著絲襪摸到了裙內,這一摸差點笑出聲來,原來這騷婦只穿了個細小的T字褲,恥毛都露在外面,手指撥開兩片肥厚的花瓣包著的細帶,玩弄著已然充血腫

脹的陰蒂,不一會婦人的小穴就泥濘不堪,淫液緩緩而出,豐臀不住隨著男人的手指扭動著,騷態畢露。

陳風隔著衣服握著挺聳的乳房,既碩大又彈性十足,只可以婦人的套裙沒有拉鏈,腰間又有腰帶,怎么也摸不到里面,實是美中不足。邊在胡玫的美穴里摳挖,邊想著

怎樣將這美婦撥光。

這虎狼之年的美婦可禁受不住這般挑逗,只覺得穴內萬蟻爬行,奇癢無比,只盼著男人那巨龍插將進來,一解空虛。雙手抱住男人,嬌喘吁吁,好人兒,可別逗你嫂子

了,快……快進來,難受死了。

男人也顧不上想怎生玩那一對大奶子了,把早已兇相十足的巨龍放了出來,把美婦一對長腿扛在肩上,龍頭抵住穴口,卻不插入,只是在兩片花瓣中間劃動,雙手不停

在裹著漁網黑絲的大腿內側撫摸,陳風對女人的腿有種難以言表的嗜好,他身邊的女人也都是身材高挑的長腿女,胡玫正是投其所好。卻說那婦人正等著那銷魂一插,遂了

這幾日晝思夜想的心愿,哪知和尚呆在廟門口也不進廟,只是不停敲門,搞得百爪撓心,差點要問候陳風的祖宗了,又急又氣,一把拉住男人的衣領,拽到了自己身上,巨

龍也順勢長驅直入,將緊窄的小穴填了個滿滿登登,美婦只覺得比那日插的一下還要充實,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雙腿筆直伸向天上,哎呦了一聲,一股陰精噴了出去,

竟然泄了!

男人壓在豐滿的肉體上,也不急著肏弄,親了下婦人的耳垂,淫笑著說,嫂子,小弟這東西比起江主任的如何?

美婦剛還過魂來,膩聲道,別占了便宜還賣乖,他怎和你比?連你三分之一都不如。喂,你倒是動啊。

得令,男人笑嘻嘻答到。腰間用力,巨龍開始抽插,婦人穴里的淫液被巨龍不斷的帶出,花瓣緊貼著肉棒,甬道里的嫩肉被龍頭刮得酸麻萬分,再忍不住,哎呦哎呦的

叫了起來。

哎……哎…好弟弟,可舒服死了…嗯…太大了,肏死我了……哎呦……哎呦,頂的太深了,這婦人不愧當過歌唱演員,叫床叫的也是抑揚頓挫,霎是好聽。陳風頗為享

受,將美婦的雙腿盤在腰上,握住蛇腰,更猛烈的肏干著這風騷的婦人,辦公室充斥著咕唧,咕唧伴隨著美婦銷魂的呻吟,讓人血脈賁張。

房內二人戰意正濃,胡玫正高翹著肥臀俯在沙發上任由身后的男人奸弄,短裙卷到腰間,雪白的臀肉被撞擊得有些發紅,小穴里巨龍幾乎每下都插到子宮口,正抵嬌嫩

的花心。美婦被快感沖的幾欲發狂,拼命向后頂著屁股,猛地叫了聲,不行了,不行了,甬道收縮,又泄了一次。

陳風可沒這么容易了事,今天剛和于莉莉戰了一次,又趕上胡玫這塊肥肉送上門來,巨龍沒有絲毫倦意,不管那婦人已泄的精疲力盡,抱起美婦,坐在沙發上,讓胡玫

騎在腰胯,往下一按,巨龍又插了進去。

胡玫跨在巨龍上款款套動,不住的呻吟,你……你怎么還不完啊,人家沒力氣了,被你干死了…唔唔…嗯……太長了。男人樂得享受,接著把玩那對大奶子。這時,陳

風口袋里的手機響了起來,看了眼來電,竟然是江主任的電話。

陳風心道這可真巧,我正搞你老婆,你來電話,略微思索,示意胡玫別出聲,按下接聽鍵。

喂,江主任嗎,您好啊。

陳總,紀委這邊已經把你從王市長的案子里拿掉了,你大可放心。

哦,這樣啊,謝謝您啊,改天我請您吃飯。

對了,我家那口子說今天要去你公司拜訪,不知去了沒有?

陳風差點笑出聲來,總不能說你老婆正騎在我身上爽呢。只好答道,哦,嫂子來過了,已經走了。又客套了幾句,掛了電話。

胡玫開始沒當回事,一聽是自己丈夫,不禁嚇的魂飛天外,偏偏男人又不停插弄,緊張又刺激的感覺真是萬難形容。待男人掛掉電話,才在男人嘴上咬了一口,說道,

你這天殺的,讓他聽到怎么辦?

男人笑嘻嘻的說,你又不叫,怎會聽到?不過現在我可要你叫了。

說完將美婦壓在身下,瘋狂抽插,巨龍有如電鉆般在小穴里橫沖直撞,只肏的胡玫淫叫連連,親哥哥,親老公都喊了出來。

男人忽地想起那日發的誓,猛地把巨龍撥出了美穴,美婦正飄飄欲仙,小穴里忽然空虛難耐,急的小腿亂蹬,叫著,別……別拿出去,再插幾下啊。男人趴在婦人耳邊,

笑道,好嫂子,叫聲親爹聽聽,我就好好讓你爽。這婦人此時欲火中燒,也顧不得許多,只盼著巨龍趕緊回來,張嘴叫到,好人兒,我的親爹,快肏我啊,難受死了。

陳風心滿意足,巨龍整根插了進去,又肏了幾百下,肏的胡玫快翻了白眼,又泄了一次,才把濃精射在濕暖的陰道里。

過了好一陣子,美婦才還過魂來,纏著男人膩了一會,千叮嚀萬囑咐男人要常打電話給她,才萬分不舍的走了。

?在之后的日子里,陳風更是憑借他那根神勇的大雞吧游走于眾多熟婦騷婦之中。

?在他游龍戲鳳之時,稅務局長于莉莉卻因為作風問題被紀委帶走,陳風只得四處托關系送禮以求把騷婦于莉莉的事情解決。

剛有些困倦,手機響了起來,看了眼來電,赫然是省紀委江主任的老婆胡玫,陳風心中一喜,暗道,我怎把這騷婦忘了?沒準于莉莉的案子就在她老公手里,那豈不是

近水樓臺。接了電話,只聽婦人膩聲膩氣的說,「陳總,大忙人,忙什么那?」

陳風笑了笑,「小弟這不正想嫂子,誰知嫂子就來了電話,真是心有靈犀。這么晚了嫂子怎么還不休息?江主任沒在家嗎?」

「呦,你嘴可真甜,我聽說你公司出了點事,還替你擔心,那死鬼說是單位有案子,加班去了,你在省城嗎?」

「讓嫂子擔心了,沒什么事,我在公司,白天處理些事,忙晚了些,就沒回去。對了,有件事,聽說市稅務局的于莉莉被紀委帶走了,嫂子聽說了嗎?」

「我聽我家那死鬼說了,說是和你有關,你可真行啊,于莉莉那出了名的冰山也被你弄上了?!?/p>

陳風聽婦人話里帶著些醋意,趕忙說,「哪里有,再說她哪有嫂子那么迷人?!?/p>

胡玫咯咯一笑,「真貧嘴,你在公司休息多不舒服,不如……不如你來我家吧,順便跟你說于莉莉那件事?!?/p>

男人心道,你還不是小穴癢了,需要老子肏爽你?!干┳擁難?,小弟怎敢拒絕,我這就過去?!?/p>

胡玫大喜,告訴了男人地址,掛了電話。婦人起身坐到梳妝臺前,補了點妝,換上件堪堪蓋住豐臀的絲質低胸睡衣,想了想把胸罩和內褲都脫了下去,照照鏡子,兩顆

乳房高高挺起,腰肢纖細,光溜溜的大腿露在外面,甚為性感。婦人這些日子萬般思念陳風,開始的時候還惦記娛樂公司的事多些,后來則全是男人那根威風凜凜的巨龍,

想到一會就能再嘗銷魂滋味,胯下漸漸濕了。

過了二十來分鐘,門鈴響了,胡玫開了門,正是陳風。男人帶上門,也不脫鞋,一把抱起婦人便朝臥室走去。

將胡玫扔在床上,婦人早已欲火攻心,兩條長腿大字型分開,殷紅的屄縫掛著些亮晶晶的淫液,身軀輕輕扭動,面頰緋紅,嘴里呻吟著,「好人……快來……可想死我

了?!?/p>

陳風身體本有些不適,但箭在弦上,馬虎不得,打起精神,挺起駭人的巨龍,噗哧一下直抵花芯。緊窄濕滑的甬道夾的男人倒也十分舒服,當下挺,刺,磨,插,七淺

三深,肏的胡玫淫聲四起,嬌喘連連。

二人激戰了了一個時辰,胡玫泄了幾次,有些累了,正要喘口氣,忽聽有人開門,大驚失色,連忙將陳風用被子蒙在下面,自己側過身問道,「誰???是老公嗎?」

「哦,是我,我回來拿份材料,還得走,你還沒睡嗎?」

江主任走到臥室門口,臥室只點了昏黃的床燈,光線不是太好,見自己老婆側臥在床上蓋著被子,瞪著眼睛看著他。

「也沒見給你多開一分工資,這倒好,連家都不讓回,還是于莉莉那案子嗎?」

胡玫邊說邊用??仄鞔蚩說縭?。

「可不就是,這于莉莉到冤得很,大概平時市委就不得意她,又跟那陳風扯上關系,劉書記才把她弄到了紀委。這幾天陳風要是給你打電話問這事,你別跟他講。他跟

劉書記鬧翻了,我們可別受牽連?!?/p>

陳風藏在被里心中罵道,「你這活王八,老子平時可沒少給你錢花,到了要緊時候你卻縮了,活該在床上肏你老婆?!?/p>

伸手摸到胡玫的睡裙里,抓住一顆大奶子,腰間靠近肥臀,巨龍猛地插進了小穴。

胡玫猛然被插,啊的一聲,江主任正在客廳找東西,聽見聲響問,「怎么了?」

「沒事,可能是躺的姿勢不對,任博娛樂腿壓麻了,有點抽筋?!?/p>

胡玫邊用力向后挺著肥臀,讓男人插的更深,邊說,「那于莉莉到底和陳風什么關系???她真要被你們處理嗎?」

陳風知道婦人是替他問的,十分感激,吸了口氣,巨龍更加粗壯,用力抽動。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市委的材料上說有拍到于莉莉和陳風吃飯的照片,還有塊地的競拍中收了陳風的好處,這個我是不大信的,于莉莉的官聲很好,一向清廉,估計

是劉書記弄的,要是市委放了話,我們自然就不管了。也不知那陳風有什么能耐,連于莉莉這冰山也對他另眼相待?!?/p>

「人家又帥又年輕,又是富豪,還有……哎呦……哎呦」胡玫險些說走嘴,剛好陳風插得急了,下下捅到花芯,小穴又酥又麻,忍不住呻吟出了聲,把還有個讓女人欲

仙欲死的巨龍咽了回去。

「怎么?抽筋很嚴重嗎?」

江主任還很關心老婆。

胡玫勉強壓下蜜穴里無邊的快感,撅著屁股,夾著小穴,顫聲說,「你趕緊回去吧,我躺一會就好了?!?/p>

「那我走了,你快睡吧?!?/p>

江主任拿了東西出了房門。

陳風早在被子里憋的氣悶,聽到江主任走了,猛地掀去被子,把胡玫壓在身下,一頓狠肏. 婦人拼命扭著肥臀,只幾個回合,便尖叫幾聲,泄得一塌糊涂。男人大展神

威,將胡玫肏的三魂只剩一魂,七魄丟了六魄,方才罷休。

胡玫此后被陳風胯下巨龍所征服,完全臣服于他,于莉莉的問題也在胡玫這個熟婦的幫忙之下順利解決,陳風也在眾多熟婦騷婦的介紹之下,為更多的深閨熟婦排解身

體的憂愁,從此暢游花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