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小說 > 正文

皇室战争安卓可以玩吗:《大俠魂》之第卅三章 二嬌上門投懷抱

來源:未知 時間:2018-03-28 22:26

皇室战争2300最强卡组 www.iqdij.icu 《 《大俠魂》之》

《《大俠魂》之第卅七章 用心險惡死莫贖》

第卅三章二嬌上門投懷抱

忽見那郝老爹匆匆走進,朝華云龍稟道:“華公子,門外一名道人,口口聲聲說要化緣?!?/p>

賈少媛接口道:“你直接給他就是,華公子如今何等忙碌,焉能理會這些瑣事?”

郝老爹搖一搖頭,道:“那有那么簡單,那道人要化的是華公子?!?/p>

華云龍哈哈一笑,道:“我這紅塵俗物,竟也有人來化,難得難得,說不定真的教化走了,去看看吧?!本儼階叱齟筇?。這一來,無形打破僵局,宮氏姊妹與賈少媛,好奇心動,隨著華云龍,趕至大門。

只見門口丹墀之下,站著一名老道,這老道貌相奇特,面泛紅光,恍若嬰兒,白發垂至腰際,兩道雪白的眉毛。長達三寸,下覆雙目,身懷一襲千瘡百孔的道袍,右手卻執著一玉柄拂塵,背負一柄形色奇古長劍。那老道見到華云龍等走近,目光閃閃,眉毛微動,似是非常注意華云龍。

華云龍微微一笑,拱手道:“請教道長上下?!?/p>

那老道不答反問,道:“你就是天子?;旌韁踴屏??”

華云龍道:“在下正是,道長此來何爲?”他心中暗道:他老道分明身負絕高武功,近來一干兇魔盡有出世的消息,我可得提防一二……”

只聽那老道說道:“貧道此來,特爲完成一樁功德?!?/p>

華云龍笑道:“哦,這必是一椿造福萬民的善舉,敬聞其詳?!?/p>

那白眉道人道:“咄,權貴龍驤,英雄虎戰,也不過是如蠅聚膻,如蟻竟血,你還不覺悟?”

華云龍劍眉微軒,道:“在下不知道長何謂?”

那白眉道人長屆一聳,雙目精光大盛,厲聲道:“貧道就要度爾,你在徐州空自掀起軒然大波,果爲何事?不過徒然造成江湖流血而已?”

華云龍淡然一笑道:“道長此言當向玄冥教或魔教、九陰教說出,若他們放棄爭霸之心,在下自是罷手?!?/p>

那白眉道人道:“物必有對而后爭,若華家退出武林,則又何必一戰?物極必反,華家稱尊武林,業已二十載?!?/p>

華云龍脫口一笑,道:“道長言之有理,可惜在下塵埃中人,白費道長一片苦心了?!?/p>

那白眉道人似是倏地震怒,沈聲道:“你既頑冥不靈,貧道也不多說,不妨一戰,以勝負決定如何,”華云龍暗道:這老道分明尋釁來的,我且伸量他,轉念之下,步下丹墀。

那白眉道人喝道:“小子接招?!筆種蟹鞒疽換?,朝華云龍迎面掃去。

華云龍暗道:這老道好生無禮,也不掣劍,身形一側,避開拂塵,一掌噼去。那白眉道人哼了一聲,拂塵徒然倒轉,襲向華云龍肋下諸大要穴,左手駢指如戟點向敵臂,一招二式,確是凌厲?;屏硇臥儼?,霍地欺身,一招「二用無位」,擊了過去。

那白眉道人閃避不疊,連變兩招,堪堪擋過,不禁洪聲道:“不愧天子劍之子?!?/p>

忽然退開八九尺,棄去手中拂塵,華云龍住手不攻。只見那白眉道人翻腕拔出劍來,笑道:“華家神劍,天下無雙,貧道不自量力,卻想討教一二?!?/p>

華云龍忖道:原來他也是擅長劍法,也自出劍,道:“道長請?!?/p>

那白眉道人不再客氣,掠身而上,但見寒芒一閃,直襲華云龍?;屏妓識?,喝了一聲「好劍法」,長劍一揮,反擊過去。嗆嗆連響,兩人一個照面,兵刃硬接三次,激起一陣緊密的金鐵交鳴。片刻工夫,兩人巳在門前力搏了五六十招。

這兩人武功俱是絕頂,宮氏姊妹,賈少媛等,遜之遠甚,只見二人疾步閃電的交相盤旋,劍光耀目。直看得眼光了亂,目不暇接,那看得出其中精妙,不由暗暗擔心。這場搏戰不平凡,頓時吸引住無數路人。

華云龍此刻已然看出,那白眉道人施展的武功,是通天教的路數,心中一動,暗道:莫非是他?微念之下,他功凝雙耳,他聽那白眉道人的腳步聲,雖則這等高手之步聲極其輕微,且寶劍交擊,鳴聲震耳,他仍聽出,那白眉道人著足之聲,果隱有木石之音。

忽聽華云龍縱聲喝道:“道長莫非是通天教主?”

那白眉道人聞言,勐功一招,倏地退開,黯然自語道:“唉,老了老了,不中用了?!彼懇粩E,朝華云龍一稽首,道:“英雄出少年,古語良然,華公子這時年紀,已能與貧道戰成平手,貧道深爲華大俠后繼有人賀?!?/p>

忽見人叢中奔出二名肩背長劍的中年道人,嘆聲喊道:“師父?!狽戇蕕鼓前酌嫉廊酥?。那白眉道人微微一嘆,揮手道:“你們起來?!?/p>

華云龍再無疑慮,知道面前這白眉道人即二十年前,江湖「三大」之一,通天教主天乙子,忖道:他此來多半是友非敵,還劍入鞘,抱拳道:“街上不是說話之地,道長請進,容晚輩拜見?!碧煲易游⒁或⑹?,與華云龍并肩走入大門,宮氏姊妹、郝老爹,賈少媛隨之而入。

入廳,幾人敘禮坐下,天乙子執意不肯自居前輩,華云龍只得按常禮見了,分賓主坐下。坐定,天乙子喟然道:“貧道曾令小標轉告,已無出山之心,卻又出爾反爾,華公子或許以爲貧道胸襟詭詐,竟圖再興風波?”

華云龍微微一笑,道:“晚輩豈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p>

忽聽一個蒼勁的聲音呵呵笑道:“老雜毛不必口是心非,老夫就不信你真已洗心革面,居然不思東山再起,逐鹿江湖了?!被吧?,屏后走出丁如山與侯稼軒。

天乙子起身微一稽首,笑道:“碰上當年舊相識,貧道縱懷壞心,也是難以施展?!倍∪縞?、侯稼軒二人,都是通天教之敵,二人確是有些對天乙子放心不下,故聞訊立刻趕至。

天乙子待二人相繼入座,道:“「神虺噬心」控制了一批高手,華公子知道與否?”

華云龍微微一笑,道:“晚輩聽說過?!?/p>

只見天乙子沈吟半晌,忽然說道:“華公子可信得過貧道?”

華云龍怔了一怔,道:“道長之言何故?”

天乙子臉色肅穆,道:“通天教昔年所行所爲,那真是人僧鬼厭,大傷天理,三十年前,「北冥會」上,貧道又曾手創華公子先人,雖蒙令尊大度,賜予一條生路,唉,貧道中夜思維,自覺罪不容誅……”他緩緩說來,感慨萬干,那痛悔之心,絲毫不加以掩飾,誰也不料,當年的一大魔頭,竟會懺悔如此。

華云龍肅容道:“過去的事,道長也別提了?!蔽⑽⒁歡?,恍然道:“道長敢是爲了晚輩未正面答覆之故,其實,晚輩豈有信不過之理?!?/p>

天乙子赧然一笑,道:“是貧道多心了?!?/p>

華云龍道:“只不知東郭壽將那批高手囚于何處?”

天乙子道:“那地方在桐城左近,屬于潛山山區?!?/p>

華云龍訝然道:“毋怪我二探東郭壽所居的曾氏廢園,察不出半點蹤跡,原來東郭壽將那批人藏在潛山?!?/p>

忽聽候稼軒道:“老夫也去?!?/p>

華云龍劍眉一蹙,轉面說道:“侯伯伯,神旗幫屬下,正由你統率,對抗三教,正仗這支主力,安可輕易走動?!?/p>

只聽丁如山冷冷說道:“老夫孤家寡人,一無牽卦,陪你走一趟?!?/p>

華云龍搖頭道:“我方高人,多靠前輩連絡,老前輩庶務實繁?!?/p>

丁如山哼了一聲,道:“身系大局,又如何可任意走動?”要知華云龍縱然時時刁鉆古怪,那品魏武功,長輩雖有外裝嚴厲的,那心中仍同是喜愛,正是俠義道中,天之驕子,讓他陪一個惡名籍甚的人,長行千里,那誰也難以放心。

華云龍笑道:“丁老前輩大擡舉晚輩了,放著偌多高人,少晚輩一人,何關輕重?”暗中卻以練氣成絲,傳音入密的功夫,道:“天乙子回心向善,咱們不該處處存有疑心,激惱了天乙子,投向敵方,那就追悔莫及了,況晚輩也非易與,天乙子想要加害,又豈能得逞?”丁如山,侯稼軒、不由默然,二人雖慮及天乙子包藏禍心,對華云龍的武功機智,倒也放心得下。

華云龍振衣而起,道:“道長且休歇片刻,待明日酉時天色已昏,乘黑出城?!弊娉稚囅錄骯湘⒚?,道:“此事必須出其不意始可,行蹤須密,愈少人知愈好,這樣五七日內,東郭壽或猶難料我們去向?!?/p>

賈少媛想了一想,道:“既是這樣,不如我先一步將馬帶至城外僻處,宿縣、慮州、懷遠,均有本分壇,可以換馬,乘馬雖然慢些,放轡疾馳,也不致慢到那里,況且路上時有遭人攻襲之虞,保持體力,實屬必要?!?/p>

華云龍暗贊她心思縝密,頷首道:“就這樣吧?!?/p>

天乙子望了賈少媛一眼,面色微微一變,沈聲說道:“小姑娘,顧鸞音是你的什么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