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科技 > 正文

皇室战争最新版本卡组:李志向毛不易索賠300萬?南京著名音樂制作人這樣回復

來源:未知 時間:2018-07-10 23:04

皇室战争2300最强卡组 www.iqdij.icu 7月3日,音樂人@南京李志在微博發長文訴《明日之子》第二季涉嫌侵權,“6月30日播放的《明日之子》第二季未經授權翻唱我的歌曲”。并提及年初@毛不易在巡演時也曾侵權翻唱。就此,李志表示將會訴至法庭,要求節目方賠償300萬元,并表示不接受其他建議。

微博長文除了控告明日之子侵權,且毛不易巡演曾翻唱也有連帶責任。此前,毛不易曾就侵權一事公開致歉,并表示會監督主辦方處理翻唱授權。支持原創,反對侵權,現在的節目組、主辦方也該長點心了,別總讓歌手背鍋。

而今天平時不怎么更新微博的李志到下午兩點在一天之內連續更新了6條微博,可見他對版權?;ず駝獯吻秩ㄊ錄鬧厥?。

更是在13:40分發布的一條微博中引用了“哇唧哇唧娛樂文化有限公司官方微博”的一份聲明。

并在下一條微博中表示:“@哇唧哇唧”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今天,我什么事都不干了。

《對“哇唧哇唧聲明”的回復》——李志

1、聲明中說“文中多次提及毛不易”。第一次侵權是毛不易所唱,第二次侵權是毛不易推薦的歌手所唱。試問,我提毛不易怎么就不行了?

2、年初侵權達成和解是事實。試問,達成和解就不能再提了嗎?

3、“文靜”非你方工作人員,那么我們是不是可以終止和他的溝通。同時,請再派“能證明是你方工作人員”的工作人員來和我經紀人洽談。

4、聲明中說“歌曲版權問題在節目開播前出品方就已與版權方進行溝通”。首先,播出之前沒有任何人和我方溝通。其次,如果”文靜“不是你們的工作人員,那么即使發了《聲明》,目前還是沒有人和我方溝通。你們這謊說的是不是有點草率?

記者今天多次聯系李志和毛不易以及雙方經濟人,李志方面表示,李志出道以來定下規矩從不接受媒體采訪,而毛不易方面經紀人尚未給出任何回復。不過針對這一起音樂侵權事件,記者也聯系了南京多位曾經和李志有過合作的音樂人。

其中一位不愿意透漏姓名的音樂人表示“版權?;な歉齪艽蟮奈侍?,目前很多都用著盜版軟件吶,根本沒這個意識,現在提倡法制社會,可很多人連官司怎么打,怎么付打官司的錢,大概預算多少,時間成本多少,他們根本不知道”

針對這一事件,記者也采訪了南京知名音樂制作人into定制音樂創始人李耀鑫,以下是他和記者對話內容:

1、記者:您好,想問一下同為音樂人您怎么看待李志、毛不易的音樂侵權問題

南京知名音樂制作人into定制音樂創始人李耀鑫:(以下簡稱李)侵權是無誤了,支持李志老師。這應該是李志、毛不易和《明日之子》三方的事情,不能撇開《明日之子》這個官方機構來看問題。正是他們的敷衍和官腔,才徹底激怒了李志老師。那大家都公事公辦嘛

2、記者:這種音樂侵權現象是比較常見的嗎?一般維權容易嗎?有音樂人發起“一元維權”您怎么看待這樣的現象?

李:侵權無處不在。但是有時候音樂人也是需要這種傳播的。所以,音樂人更多需要的是事前的溝通和尊重。

維權不輕松,首先源頭上版權注冊這個事情在國內就不是很完善而且價格不低。

之前還沒有想過“一元維權”這個事,今天看到李志老師的微博,發現觀點很正啊。支持李志老師的觀點。

3、記者:生活中我們會有哪些不經意的維權現象?比如影視作品、新聞專題配樂方面?要如何避免?

李:“侵權現象”?都有吧,侵犯了音樂著作權廣播權。避免,就付費咯。但是換位思考,付費渠道其實也不是很明朗。行業還在逐步完善中

4、記者:您對音樂作品版權維護還有什么話要說?

李:大家要對這個行業有信心,很多人都在努力讓這個行業進步。但很難,很漫長。但不代表大家沒有努力在做。

關于音樂版權制作,我們采訪了江蘇當代國安律師事務所律師虞立峰。來看律師觀點:

李志作為音樂的原創人,他的權利應該受到?;さ?,這一點毋庸置疑。

財產權包括使用權和獲得報酬權,即以復制、表演、播放、展覽、發行、攝制電影、電視、錄像或者改編、翻譯、注釋、編輯等方式使用作品的權利;以及許可他人以上述方式使用作品,并由此獲得報酬的權利。在這個案件當中,他是涉及了表演權。

表演權包括,(a)現場表演(劇場、音樂廳)(b)機械表演(背景音樂)使用場所有:飯店、商場、歌舞廳、卡拉ok廳、餐廳等(c)網上瀏覽、試聽等。明日之子這樣的一個巡回演出,就是未經李志允許,就行使了這樣一個表演權,屬于侵權。

未經著作權人許可,以表演、播放、展覽、發行、攝制電影、電視、錄像或者改編、翻譯、編輯等方式,使用作品的。

侵犯音樂著作權的損害賠償的賠償額計算方法

著作權等知識產權的權利侵害,以填補損害為主。通常主要有以下幾種:

1、以權利人的損失計算;

2、以侵權人的侵權獲利計算;

3、以正常許可費為參照計算;

4、適用最高法院吳縣會議紀要的定額賠償標準。

當然,當事人也可以商定用其他計算方法計算損失賠償額。評估、鑒定等方法也可以用于賠償計算。

截至記者發稿時,南京音樂人李志仍然在不斷更新自己的微博,與“霍爾果斯哇唧哇唧娛樂文化有限公司”對話,對方并無回應。另外一組記者李芙蓉也在多方聯系南京音樂人進行采訪,我們也會繼續跟進報道。大家可以關注今晚江蘇城市頻道零距離節目。